宣和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领导机构 > 副院长 >
登 录 论 坛
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书 画 知 识
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刘存
宣和艺术院院长刘存惠创作国画《
感谢各企事业!对飞驰环球2020环球
飞驰环球2020环球文化艺术盛会【通
预告:2020环球文化艺术盛会将于
中国教育春晚公益征集书画作品捐
庆祝中法建交55周年暨巴黎书画艺术
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大连分院
“喜迎八一 翰墨军魂”书法笔会在
宣和艺术院“红心向党”将军部长
 
   

杨羽莎



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杨羽莎
 
   杨妹娜,笔名,杨羽莎,五维艺术创始人,指画家,定居香港,生于1973年,祖籍四川,生于云南,六岁习画,93年毕业云南艺术师笵美术专科,2000年毕业于香港服装设计大学专科,取得囯际设计师会士资格。2002年定居香港,专研高古文化及艺术研究,闭关十年自研五维艺术,2015一2019年每年在港开办个人画展受各界好评及高度关注,2018年自创五维指画艺术,突破传统绘画技法,形成独有的五维指画表现形式,在中西美术史上独树一帜,开创新世纪五维指画艺术的先趋者,立志为我国文化艺术软实力做出积极贡献,开启中国五维绘画艺术在世界传播的新篇章,现为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作品欣赏:

 

 
   杨羽莎女士,不固守于原地,不拘泥于传统,颠覆以往绘画艺术的作画方法,扔掉画纸和颜料,将创作从传统的绢、纸转移到了电子屏幕之上,这是一种大胆地开拓,亦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但她从不怀疑自己的选择,坚定地以自己的方式,诠释着艺术的多元,在五维指画艺术的道路上洒下一路芬芳。
 

 
   杨羽莎女士,香港知名五维指画艺术家。她突破传统的桎梏,将艺术与最新科技相结合,创造性地开启了自己的五维指画艺术之路。五维指画的问世,不仅为艺术创作开启了新的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创作者带来了新的思维,杨羽莎女士作为先行者,推动着五维指画在香港的发展和推广。对其前景,她满怀信心。
 

 
   科技与艺术的关系,向来是一个能激起思索的话题。有人觉得,科技的兴起加速了艺术的衰老,艺术最终只能在科技渗透不到的罅隙里苟延残喘;有人觉得,科技的兴起为艺术的发展和传播创造了新的可能,科技,意味着新的艺术生命。争论时有不休,而有人拒绝就有人拥抱,杨羽莎女士便是那个率先在技术革新中寻找到新的艺术表达的人。
 

 
   从铅笔画到水墨画,杨羽莎女士也曾走过弯弯曲曲的求艺之路,可是这一路的探寻,虽然让她成长,却也让她逐渐落入了一个困局之中,那就是水墨画有限的色彩和表现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局限了表达的内容,这并不能透彻地反映出她心中那个世界的全貌,所以她便想要跳出来,去寻找一种新的表达方式。
 

 
   杨羽莎女士想,若是要颠覆,那就干脆颠覆个彻底。于是,她推翻以前传统作画的方式,抛弃掉那些纸张和颜料,利用现代科技和媒介的发展,将所有的艺术创作放到了电子屏幕上。她如此解释自己的选择:“传统作画中无法完成的细节和效果在这样的电子屏中都可以实现,我们的画作因此可以呈现更多的层次。而且,传统的作画我们往往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去调色,去做其他的准备工作,画家的灵感是很宝贵的,这样的工作对我们的灵感往往是一种消耗,利用电子技术来作画则省去了这些程序,让画家的创作更加心无旁骛。”
 

 
   作画方式的颠覆带来了创作上的革新,杨羽莎女士也并非一开始就能熟悉掌握五维指画的全部技巧,她只能靠着自己的感觉一步步摸索,怀着虔诚的心去探索这样一种新形式的绘画艺术。时间愈久,她便愈发熟练,所表现的内容和形式也随之越来越丰富。
 

 
   但与此同时,杨羽莎女士对于传统的颠覆也招致了一些的质疑。有人觉得她的艺术太过跳跃,有人觉得电子媒介影响了艺术的纯粹性……但这种种的质疑并没有让她怀疑自身的选择,反而让她更加坚定:“开始尝试的时候我一点顾虑都没有,我觉得时代在进步,我们的工具也就应该适时转换。他们说我这一步跳得太快,我就觉得现在不跳的话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我们没有精力再去研究的时候吗?趁着能做就去做吧,起码在今后的几十年里我还能不断精进。”对于那些传统的画家,杨羽莎女士并不反对他们的坚持,只是希望对于如自己这般敢于突破的画家,这个社会也能给予更多的支持,因为艺术之所以可爱迷人,也正是在于其包容性。
 

   杨羽莎女士对于未来指画艺术的发展也充满了信心。如今,她时常被邀请去学校里面讲课,她觉得自己在创作之外,还有一份培育后代的责任,所以这样的工作她从来都是欣然接受。更重要的,是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五维指画这样的艺术推广开去,让孩子们知道手机不只可以用来玩游戏,还可以拿来随时随地地进行艺术创作。这对孩子们兴趣的培养及艺术天赋的挖掘无疑是大有裨益的。
 

 
   数字时代的到来会将艺术引向何方,我们或许无法给予一个准确的回答,但正如杨羽莎女士所说,无论怎么改革,他们改变的终究只是载体和媒介,艺术始终是艺术,这个内里是无法改变的。大卫·霍克尼这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英国画家,也作为电子屏幕绘画的拥趸给出了最直接的答案:“我不知道它要去哪里,谁做的?艺术就在那里。”
 

 
   杨羽莎女士的父母亲都是水利工程师,曾参与鲁布革水电站、二滩水电站等国家重点水利工程的建设。因为父母工作的特殊性质,她小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大山里生活,长期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让她对自然万物产生了一种亲近感,这种亲近感也直接影响了她其后的艺术创作。
 

 
   从美术学院毕业之后,杨羽莎女士没有再师从他人,她把生活与自然当成了自己艺术上唯一的老师,开始一路的蜗行摸索。但是生活与自然本身并不会开口说话,要领会其奥义,从中得到珍贵的艺术养分,则需要长期用心的感受与发现。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杨羽莎女士也曾遇到过瓶颈。当她发现自己的灵感之泉逐渐走向枯竭的时候,当她发现绘画不能再给她带来新鲜感和快乐感的时候,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于是,她果断为当下的生活画上了休止符,将自己重新归零,去寻找一段新的开始。
 

 
   那时候,她辞掉了自己服装设计的工作,卖掉了自己的两套房子,将自己放置于一个几近“真空”的环境中,除了画画,其他的事情都不干。所幸她并没有浪费掉这十年的时间,甚至可以说是这十年成就了她的一生。长期的沉淀,她学会了从自然与生活中获得美、感受美,并最终将这些获得提炼成了艺术。
 

 
   如今,杨羽莎女士已不再需要去主动寻找作画的灵感,只要提起笔来,笔端自然游走,因为她的艺术已经有了自己的灵魂,自己的生命,她只需要随心随性地将这种感觉付诸“画纸”之上,一幅佳作便自然形成。所以今天她可以自豪地说:“即使有一天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也依然可以画画,因为我不是在靠我的眼睛创作,而是在靠我的感觉,我的心。它会带着我一路走下去。”
 

 
   这些年因为艺术的陪伴,杨羽莎女士坦言,自己的生活一点都不孤单。她在人世间完成着自己艺术上的修行,而艺术也将她带到了现实中的极乐世界。
   为了拓宽自己呈现内容的深度和广度,杨羽莎女士从来不惮于去寻找未知的领域。那些生涩难懂的天文学、物理学和数学的知识,她甚至也会去涉及。她懂得,这些法则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万物自有其完整性和浪漫色彩,只要深入去接触,去了解,就总能触摸到更多美的纹理。她觉得艺术家有这样的使命与责任去挖掘和传播更多美的事物,所以她不放过生活的角角落落,却也因此发现了这个世界更多元的一面。

 

 
   带着问号去寻找答案,带着答案去投入艺术创作,杨羽莎女士因此表示“我的画变成了我的百科全书”。在不断求索中获得新的创作素材,摄入新的知识,她言这是绘画所带给她的智慧,绘画带领着她发现了一些她以前没有发现的生活与自然,她的世界也因此更加的明亮和宽广。
   杨羽莎女士常常说些俏皮话,比如说“大自然是一个少女”“荷花是仙女在人间的模样”,而她有些不经意间说出的话,却也饱含哲理,比如“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人是世间孤独的行者”等等。这些或新奇可爱,或充满禅意的想法,相信正得益于她多年与艺术的相处。而这种滋养,相信也会继续支撑其艺术创作,让人生之况味与艺术之馨香相互缭绕,余韵悠长。


上一篇:王凤岐

下一篇:田一宏



                版权所有: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 
             电话:010-89819999

             Email:xhshysyjy@126.com  

             地址:北京市南三环南曦大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40022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报警中心
            
宣和